小纺坠-北国风光-内蒙古新闻网

更新时间:2020-12-29 19:49 作者:william威廉希尔

  奶奶在世时有一件珍爱之物。那是一件纺线用的小工具,纺轮是用一小块圆形的石片磨制的,直径约四五厘米,圆心中间有一个小孔,与一根如同筷子粗细的木线杆紧紧地咬合在一起。听父亲说奶奶年轻的时候就一直用它纺线,几十年的光阴把这个宝贝打磨得油光铮亮的。给我最深切的印象是它旋转起来像孩子们玩的陀螺,人们都管它叫“纺线陀螺”。多少年以后,我才知道它的正式名称是纺坠。

  在我朦胧的记忆中,奶奶似乎从来也没有年轻过,瘦黄的脸庞上皱褶密布,满嘴没有一颗牙齿,一双小脚用布缠裹得严严实实的。可能是上年纪了,奶奶很少下地里劳动,每天做完那些程序化的家务后,双腿盘坐在土炕头上,手把着足有一尺长 的大 烟袋 ,悠闲 自在 地抽 旱烟。有兴致的时候,放下烟袋开始做起纺线的活计。只见她眯缝着双眼,左手轻握着一团棉花条,顺势牵着吊在空中的纺坠,右手不停顿地用指头搓动着竖立的线杆转动,同时配合左手扯捋和续接着棉花。像蜘蛛吐丝一样,一团团棉絮在她那微微颤抖的手指下,变成了缕缕纤细的白线。奶奶纺线的时候,我常常坐在旁边如痴如醉地看着纺坠在空中悠荡舞动,觉得特别有趣。

  我常听奶奶念叨,她这大半辈子纺了好多的线,现在纺的线越来越不中用了。或许是家里能够买得起缝补衣服的线了,在我刚上小学的头一两年,奶奶就不再纺线了。从那时起,我再也没有看见到过那件小纺坠。

  在奶奶罢手不干之后,三爹开始纺线了,不过,三爹纺的是比棉线粗实的羊毛线。他用的纺线工具与奶奶的那种陀螺样式不同,纺锤是一段沉甸甸的木棒锤,身长有十几厘米。在木棒捶腰部中间用火柱冲了一个眼儿,一根长短与纺锤差不多的顶端带钩的铁丝,垂直穿过那个小眼儿,与纺锤十字交叉合为一体。纺线的动作与奶奶的大致相同,不同的是右手横向拨动纺锤的一端,在这个切线方向力的驱动下,纺锤转动起来更有力,承载的线自然多了不少。这种纺线工具叫拨吊,是纺坠最近的嫡亲后代,其履历也有几千年之久。我推测早期它的线杆一定也是木质的,不应该是金属的。因为用它纺毛线,人们叫他“毛拨吊”,记忆中不少人家有这种工具。我在外公家见到的另一种毛拨吊,纺锤是用牛腿棒骨做成的,据说制作时经过磨平和抛光,在时光的流逝中由灰白色变为橙黄色,用手摸上去光滑滑、润乎乎的,非常精致可爱。三爹做事很上心,一年到头总是忙里偷闲不停地纺线,再用纺好的线给全家每人织一双厚厚的袜子。在塞外滴水成冰的寒冷冬季,每年能够穿毛袜子过冬,即使是身上的衣服单薄,双脚也不会受到冷冻。

  那时也有人用手工纺成的线染色后织毛衣,然而,不如人意的是这种毛线粗细不均匀,织成的毛衣不那么平整,看上去搓搓巴巴的,穿在身上也不舒适。农村的年轻人非常羡慕城里人穿的机制毛衣,苦于没有余钱,很少有人能买得起如此奢华的服装。后来,市场上的机制毛线逐渐多了起来,价格也算得上便宜,不少 人开 始购 置毛 线编 织衣物。一时间,织毛衣成为一些心灵手巧女青年时尚的手工艺,无论是农闲时节,还是在田间地头劳动休息的片刻,姑娘们凑在一起,相互切磋交流编织的针法技巧。在她们轻盈而娴熟的手上,编织成各种花样的毛线织品。可能是用料少又省钱,比较多见的成品是毛围巾和毛背心。在天气转冷的季节,年轻女子戴上自己编织的围巾,虽然衣着略显破旧,但在鲜亮的毛围巾衬托下,也能够增添几分姿色和柔美。

  那个时代青年男女的恋情是含蓄的,给订过亲的男朋友织毛背心,通常是偷偷摸摸干的活儿,一旦被人发现,往往难以掩饰那种初恋少女羞涩的表情。又过了几年,机制毛线越来越普遍,甚至有人开始穿着机械纺织的毛衣。就在那些前前后后的年头里,三爹的毛拨吊也慢慢地停止了转动。

  在我成长的环境中,一直没有见过手摇或脚踏作业的老旧纺车,也没有听到过织布机“唧唧复唧唧”的声音。走上工作岗位后,我曾多次参观考察过纺织厂,看着那宽敞的工厂车间里,一排排纺纱机喷银吐玉,每台机器宛如硕大的竖琴,伴随着纱线的急速滚动,欢奏着气势恢弘的交响乐。密密麻麻的纱线犹如无数条涓涓细流,在升腾的水烟中飞流翻卷,汇合成一帘帘荡漾的跌瀑。现代化的纺织工具,在既定的工序流程中,转眼间,把成捆成捆的绵花变成了布,简直让人难以置信。每当我站在这些纺织机械面前,总是禁不住思绪驰骋,回想起奶奶当年曾经用过的那件小纺坠。

  近些年,我从史书中了解到,纺坠是最古老的纺纱工具。上世纪以来,在世界各地早期先民的遗址中,陆续发现了不少类似的纺坠,仅我国就有几十处之多。其中一种石质的,也是最多见的纺坠,与奶奶用过的那件纺坠一模一样。

  考古学家推断纺坠的年龄至少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的初期,在此之前的漫长岁月里,我们的祖先是用手工捻线的。纺坠从降临人世间的那一天起,就开始在历史的时空中不知疲倦地旋转。它那不息的转动,启迪了人们的心智,相继演化出拨吊、人工纺车和织布机、蓄力纺织机,进而催生了以蒸汽机为动力的纺织机械。从此掀起了近代工业革命的第一波浪潮,拉开了人类工业文明的序幕。就像大海的潮水汹涌而来时,在宁静的避风港湾还能够看到海水的涟漪一样,尽管纺织工具不断推陈出新,但在偏远落后的农村仍然可以见到纺坠老态龙钟的身影。直到农耕文明行将退出历史舞台的前夕,它才悄无声息地消逝了。

  实在没有想到小小的纺坠竟然见证了几千年人类农耕社会的历史,到奶奶那一代人最后终结了自己的使命,把记忆留给了我们这一代人。一位享誉世界的历史学大师评价它为“人类工业的最大来源之一”。至此,我才真正领悟到那件小纺坠的历史内涵和价值。

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草原客户端,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、更新的新闻资讯。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(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)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。

  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

  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Copyright 2005-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。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

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507213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新闻热线


william威廉希尔
上一篇:龙城举行柳州市纺织服装协会成立大会暨揭牌仪
下一篇:圆柱滚子绝缘轴承的特点及广泛应用于的行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