厂里都要发一笔钱给职工

更新时间:2021-01-29 06:38 作者:william威廉希尔

  新华社西安1月28日电(记者欣芷如、毛海峰)“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,我们也没有让一个职工回家。”西安纺织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工会主席杨义卿告诉记者,“对于困难职工来说,能保住岗位、有一份稳定收入,是他们最大的愿望。”

  西纺集团和五环集团是西安的两家国有纺织企业。西纺集团是由原西北三棉、西北四棉、西北六棉和西北一印等老国有纺织企业合并而成,目前有2000多名职工。五环集团在原西北第五棉纺织厂的基础上改制而成,目前在岗职工约有1800人。尽管职工平均收入不高,但西纺集团和五环集团以职工为中心,努力提升职工的获得感、归属感。对于生活困难的职工,企业通过多种渠道对他们进行重点帮扶。

  杨义卿和五环集团工会负责人袁瑞娟告诉记者,看病和子女教育的花销是导致职工生活困难的两个主要原因,而保住工作岗位、让职工有稳定收入,对他们来说是头等重要的事。杨义卿说:“去年七八月份,受效益影响,我们关了100台织布机,实行轮流上岗,大家的工资都降一点,但尽量保住了每个职工的饭碗。”

  当地省总工会、市总工会、民政局等各级组织给了西纺集团和五环集团不少资金补助,集团工会将这些资金全部用于对困难职工的帮扶,将每一分钱都“花在刀刃上”。

  杨义卿说:“我们自己也成立了一个‘爱心互助基金会’,每个职工都捐一点钱,工会再补贴一些,将这笔资金用到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。逢年过节,我们都要给困难职工发点钱、发点生活用品,虽然数量不多,但总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暖意。”杨义卿提到,集团工会还牵头帮助职工解决子女入学问题。

  王本兴是西纺集团的设备维修技术员,2012年,他查出了较严重的肾病,平均每个月看病吃药要花七八百元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去年他的母亲又查出肺癌,治疗费用已经花了10多万元,医疗报销额度很小。

  王本兴告诉记者:“我每个月赚4000多元,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收入来源。我爱人没有固定工作,儿子目前在上小学六年级。”除了生活和看病的开销,王本兴每个月还要还1000多元的房贷,经济上非常拮据。“厂里给了我很多帮助,还帮我解决了孩子上学问题。”说起自己的孩子,王本兴眼里充满暖意。

  袁瑞娟介绍,集团工会每年都会到困难职工家里拜访,了解他们的困难和诉求。谁家孩子考上了大学,厂里都要发一笔钱给职工,给孩子补补学费的缺口、添置点生活学习用品。“我们厂里职工感情很好、很团结,谁家有了事情其他人都是抢着去帮忙。”

  今年46岁的李新连是五环集团织布车间的一名女工,进厂工作已有20多年时间。爱人早逝,她靠着微薄的收入独自抚养女儿长大。“我女儿在读大四,去年刚考了研,她成绩好、特别乖巧懂事。”

  但李新连每个月的收入只有3000元,她要支付女儿的生活费、公租房房租和日常开销,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,几乎积攒不下什么钱。她给女儿办了助学贷款,用来支付大学四年的学费,一共两万四,马上就要到期了,目前还没有筹到足够的钱。“幸好,厂里给了我很多补助,我娃儿考上大学的时候厂里帮我申请了5000元的补助,去年厂里还补助了我近1万元。”说起厂里对自己的帮助,李新连充满感激。

  “能拉一把是一把,不能把一个人落下了。”袁瑞娟说。隆冬时节,西安两家纺织厂里的织布机在高速运转着,这里的职工用纺纱织布温暖着他人,也被纺织企业温暖着。


william威廉希尔
上一篇:阳光集团获批筹建“纺织技术标准创新基地”陆
下一篇:中国纺织业从哪来、往哪去?孙瑞哲的这篇总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