价格跌去40%可还是卖不出去!订单缺失3个月以上

更新时间:2020-07-06 13:41 作者:william威廉希尔

  “去年因为土地政策,我们村那边的土地这两年之内全部都要退耕还林,于是,我们就把机器卖了,开始发加工,没想到,今年这疫情一来,反倒让我们松了口气。”一位原本拥有100多台织机的布老板透露道。

  在2017、2018年,由于江浙地区掀起喷水织机整治运动,织机数量一下子减少了很多,这也导致坯布产能的供不应求,很多厂家开足马力生产也来不及织,于是就萌生了向中西部地区扩张想法,可到了2020年,很多老板却表示把机器、厂房卖了,发发加工或者转做贸易,反而资金压力没有那么大......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呢?

  去年,坯布市场产能过剩成为纺织人心中不可磨灭的痛,再加上市场大环境走差,中美贸易摩擦加剧,订单数量急剧萎缩,大家的日子都过得十分艰难。这都是因为在“日进斗金”的2017、2018年,江浙地区淘汰喷水织机产能,布老板为了满足生产需求,开始向外围地区转移,并且机器都是几百几百地上。坯布产能一触即发,而这些坯布最终也是流入江浙市场,并且价格更便宜,这对本地的坯布造成了极大的冲击!

  这么大的坯布产能,终端订单无法消化,这就导致这两年的坯布一直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,并且价格也是一降再降,例如,2018年的300T春亚纺价格在3.2元/米,而现在仅剩2元/米,抛货的时候可以卖到1.4左右,跌幅达到40%!可即使价格已经跌破地板价,却还是卖不出去!

  今年3月份开始,外贸订单集中被取消、暂停,到了5月份才稍微有点好转,但是疫情给了经济沉重一击,服装需求想要恢复到往年的水平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。可以说,现在大部分厂家都在靠着稀少的内贸订单撑着,还有一些厂家处于无单可做的现状,“3月中旬到现在外贸上没有接到单子,内贸也是少的可怜的几千米几千米地发,现在机器停了一半,做了也是当库存,等于我们三个月来只有支出,没有收入,可是原料,人工工资、水电等都需要现金,一旦现金流断裂,我们也只能解散。”一家做涤塔夫、春亚纺、四面弹的厂家表示。

  以100台织机为例,房租方面,现在厂房房租是60-70元/年/平方,100台机器2000平方的厂房一年房租,大概12-14万元;

  工资方面,熟练工9000元/月,新工人5000-6000元/月,一般厂里需要配备30-40个工人,那么1个月工资成本就起码要30万元;

  再加上原料、水电、财务管理等其他费用,这样算下来一天的织布成本大约要在4万元左右。

  而库存方面,现在工厂库存都在2个多月,有些甚至在3个月以上,库存压力相当大,占用资金大概在200万左右。

  今年虽然企业成本方面比往年要低一点,原料价格处于低位,电费也有所优惠,但是成本是低了,却没有利润了,一是由于外贸订单的缺失,二是库存卖不出去,占用了很大的流动资金。很多厂家表示现在养工人都困难,纯粹是在吃之前的老本,可是老本也是会有吃完的一天的。

 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7月份,也就是传统的纺织淡季,对于已经扛了大半年的纺织企业来说,确实有点累了,“之前几个月都是在硬撑,没单子也在织库存,现在到了7月了,放假、停产的厂家越来越多,我们也考虑停久一点,这样也能缓解一下资金和库存的压力。”一家做仿记忆的厂家表示。

  了解下来,市场上有停产、放假意向的老板不在少数,产能过剩加上需求不足,且最近美国疫情有二次爆发的迹象,更让布老板对未来信心不足。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布老板都将面临订单缺失、资金紧张的情况,目前布老板能做的也只有调整心态,走一步看一步,尽量稳住自己的盘子。


william威廉希尔
上一篇:Keep部分配件类商品被指不符合标准 回应称检测方
下一篇:超千亿纺织新材料产业基地将崛起通州湾